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
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
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

人物查詢 電影查詢 音樂查詢

進擊之路
FIGHT FOR JUSTICE
2016-11-04上映 | 最後更新日期:2016-11-02

| 幕後花絮 | 人物介紹 | 贈獎活動 | 下載 | 影評 | 相關新聞 |

幕後花絮:

【導演的話】 在這個時刻,我們應該起來,做點什麼?…

「是該做我們應該去做的,拍我們應該拍的,這是我們的義務!」作品是跟時間的標記有關,紀錄片不僅是作者本身的藝術或行動,更是將當下人們的思想跟時代的潮流以電影的形式進行再現。在結束上一個記錄長片《街舞狂潮》後,我懷抱著搖滾電影夢前往北京發展我的影像事業。在這期間台灣的政治與社會發生了劇烈的變化。從2012年開始,每一個月我至少都會來往北京、台北之間至少一次。翻開報紙,一個又一個社會運動開始前仆後繼地發生。對我來說是一種訊息,雖然我還不清楚這些事件所帶來的意義。 2013年,我看到一則新聞報導,一位單親媽媽向總統丟鞋。之後單親媽媽被總統提告。此時有一位律師聞訊,主動要替後來被稱為仙杜拉媽媽的被告辯護。震動我的是下面這一段情節:當仙杜拉媽媽完成和律師的諮詢以後,她問道「律師,請問這個辯護的案件,律師費怎麼算?」,這位律師答道「當你丟出鞋子的那一刻,你已經付了我律師費」。 當晚,我即將要飛回北京繼續工作。上飛機前,我發了一封簡訊給一位資深律師。簡訊是這樣寫的:「我應該關注人權律師。我應該拍跟人權律師有關的電影!」。劍及履及,律師本色。不到三週後,那位資深律師就幫我約到那位丟鞋案的辯護律師:他是曾威凱。 日後,我們加入其它律師的夥伴:邱顯智、劉繼蔚、李宣毅、丁穩勝、吳俊達,以及資深律師羅秉成。本片開拍也跟著他們的行動:歷經關廠工人辯護案,洪仲丘下士之死案,與隨後數個月爆發的太陽花學運,以及鄭性澤死刑冤錯案。就在我正戮力想在中國拍攝電影的時刻,紀錄片的召喚讓我又回到台北。那時候我跟每一位來參與的夥伴說:在這個時刻,我們應該起來,做點什麼? 如同318運動那些響亮的口號:這是瀕臨懸崖的時刻,如果今天站不出來,明天可能你就再也沒有機會了。立刻起來,用三年的光陰,回應這個時代。 -蘇哲賢

【導演簡介】 蘇哲賢導演 / 好的電影要直視現在
蘇哲賢,台灣藝術大學應媒所,主修電影編導。自大學開始起進行短片創作,初以劇情片為主,其中《SENSE出版社》入圍2005香港兩岸四地學生電影節。他曾參與過多部紀錄片拍攝,包括為《奇蹟的夏天》、《合同殺人》、《天黑》等片擔任錄音或製片工作。目前從事委託紀錄片及廣告片拍攝。 蘇哲賢第一部紀錄長片是2010年獲得金馬最佳紀錄片的《街舞狂潮》。時隔六年才推出新作《進擊之路》。期間他前往北京探索可能的電影題材,認識許多在特殊政治氛圍中生長出來的創作者和作品,給了他新的視野和看待事情的不同角度。 蘇哲賢對社會、對拍電影充滿熱情,能在綜觀歷史、各國電影後,得出他獨特的見解。他在台灣近年因關廠工人臥軌、洪仲丘事件、三一八運動而社會翻騰洶湧之際,選擇返回台灣,為歷史留下紀錄、拍出《進擊之路》,以「人權律師」邱顯智、劉繼蔚、李宣毅、曾威凱等四位律師為主要人物,要讓觀眾知道:掌握知識權力的中產階級,也能推動社會、建立正義標竿,並以行動實踐思想,導正社會的不公不義。 「好的電影要直視現在」,蘇哲賢導演的《進擊之路》,在這個時代,給了台灣社會的真誠回應。

【律師簡介】 李宣毅 律師 / 洪仲丘下士虐死案
李宣毅,美國西北大學法學碩士,是洪仲丘案義務律師團成員之一。他加入洪案的義務辯護,是因為當他看到洪案發生時,想起過往在海巡署服役時,自己也曾是欺負過新兵的加害者:他想要贖罪。這讓我對他的經歷有很多的想像跟同感,因為我也曾經在海巡署服役。海巡署的前身是海岸巡防司令部,更早之前是警備司令部:一個軍人、警察、憲兵合一的機構,最重要的業務不是抗外敵,而是監視控管自己的人民,防範海域邊界脫逃,走私,通敵。也就是說海巡署的前身警備總部就是秘密警察,也可以說是台灣的史塔西(東德秘密警察)。 李宣毅一方面有作為加害者的過去,又有秘密警察訓練的巡防經驗,於是更了解加害者的心理,對於洪仲丘案的家人來說,是一個有力的支持者。然而,在我們的社會當中,有多少時候,我們會反省自己也曾經作為加害者的身分? 李宣毅說:當一個新兵做錯事時,慣例所有的老兵都會圍上來,以非常大聲的方式喝斥新兵,作為一種權威,一種集體的規則。以老兵來管新兵的方式,代替軍法的實行。新兵顫抖著,直到他也成為老兵的一員。當然,洪仲丘直到退伍前幾天都還是那個不加入「老兵」淺規則的例外,惹怒了那平庸的邪惡所凝聚的力量。 柏拉圖曾說:衡量一個人,端視他獲得權力的那一刻。又或者,加害者都是由沈默的被害者進化而成的呢?平庸的邪惡,也可能來自於自稱和平善良的人們。在《進擊之路》中,我們透視了李宣毅的兵役切片,映照洪仲丘之死:他並非被一刀一槍所殺,而是死於平庸的邪惡。洪案至今,在缺少證據、資料煙滅變造的結果下,被湊成一個不小心的意外。 「洪仲丘下士之死案」持續由義務律師團進行更審階段的戰鬥。 曾威凱律師 / 太陽花學運辯護 人權律師曾威凱,台灣大學法律研究所碩士。小學六年級時,當律師的志願已經萌芽,但人生卻繞了一圈,直到三十歲才決定讀法研所、考律師,堅持為小人物發聲。在當律師前,曾威凱曾在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、人本教育基金會任職。當上律師後,他自願擔任許多社運團體的義務律師,並以律師身分介入社會運動,擔任全國關廠工人訴訟案義務辯護律師。從全國關廠工人案、張德正衝撞總統府、媽媽向總統丟鞋抗議,到太陽花學運,對白狼嗆聲「你們以為這些律師吃素嗎?」,大大小小的案件都看得到他的霸氣身影。 「身為一個律師,我也可以選擇去多接一些賺錢多、爭議少、壓力低的案件,過舒適的生活,但那就不是我想當律師的初衷了。」曾律師曾提到,社會輿論經常反映出台灣對法治的認識不完整,對被告應受到完整法律保障這件事,一般人有時很難理解,在面對人性的醜惡與考驗,以及無法避免的社會壓力時,依然應維護法律人權。亦如同他在《進擊之路》片中所說:「為那些沒有能力負擔訴訟的工人辯護,就是實踐了律師的使命」。

邱顯智律師 / 鄭性澤死刑冤錯案

邱顯智出生於嘉義縣竹崎鄉,高中就讀嘉義高中,並於臺北大學取得法學學士、碩士、德國海德堡大學法學碩士、博士候選人。父親為嘉義農專老師,母親為電子廠女工,自小有「擁有專業知識的人,應該要去幫助比較辛苦的人」的想法。 2011年邱顯智自德國海德堡返台後開始參與司法改革運動,從事如鄭性澤案等冤案救援。2012年聲援全國關廠工人抗爭事件,後續亦以律師身份積極參與如洪仲丘案、大埔丟鞋案、苑裡反瘋車案、梨山老農案等案件之義務辯護行動,也是2014年太陽花學運義務辯護律師團之一。 2015年,邱顯智與其他創黨成員創立政黨時代力量,並宣布參選2016年第九屆新竹市立委,獲得清華、交通大學多位學者的公開支持,期許自己「成為無權無勢民眾的依靠」,雖最後不幸落選,目前依然致力於人權推動與司法改革。

劉繼蔚律師 / 關廠工人求償案

劉繼蔚,台灣大學電子工程所碩士。劉繼蔚近年來於勞工權益、軍事審判、人身自由、冤獄平反、言論自由、集會遊行權利、性別平等等重要議題上,可說是無役不與。他決定承接與否,多視案件之公益性或者法律議題之特殊性而定,每每出庭,多能動之以情、說之以理,法界人士常稱它為「呂布」,用以誇讚其於法庭上之表現,「法律是一個工具,我想讓這個工具更理性,更貼合人民的情感、民眾對案件的預期,但又不背離法律的理論。」 劉繼蔚從成大電機系、台大電子所碩士到錄取博士班前,從沒碰過法律;博班期間到大學部修習法律相關學分,便考取律師。他之所以從電機領域走進法律,起因是對人生的彷徨。為了探索自己,他廣修外系課程,最吸引他的是法律。法律系老師總有說不完的故事,他越聽越入迷,在制式法條外窺見複雜的大千世界,那些僵化的權力與曖昧的是非構成一道渦流,漩盡許多人的一生。 劉繼蔚近年常因社會抗爭事件而登上媒體版面,從台大紹興社區拆遷、文林苑都更、全國關廠工人求償,到同志婚姻權訴訟等案件,辯護律師群中都看得到他的身影。常和他一起並肩作戰的邱顯智律師說:「他是天才型的法律人。」



垂涎三尺度
目不轉睛度



深活笑話

流浪中的遊客呆庭說笑話

有兩個精神病患,從醫院裡逃出來,兩人跑啊跑啊,爬到一棵樹上。其中一個人從樹上跳下來,滾啊滾的,然後抬起頭對下面的人說:「喂,你怎麼還不下來啊?」上面那個人回答他:「不....行....啊.....我還沒有熟....」 .. ...more>>

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•盜用必究
網站建置•網路行銷•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,歡迎來信洽詢